420、战损比!(1 / 2)

循着声音望去,就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从一道矮墙后面翻了过来。来人身形纤细窈窕,手里还提着一杆长枪,不是冷飒是谁?

傅钰城突然有点感动了,他以为冷飒肯定不会来救他,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来了。

贺儒风拽着傅钰城往外面走了几步以便将冷飒看得更清楚一些,不过他也没有放松警惕依然将傅钰城当成挡箭牌挡在自己前面。

看着靠着矮墙站着的冷飒,贺儒风的眼睛越发明亮了起来。

眼前的冷飒跟几天前他在医院和酒店见到的完全不同。少了几分权贵人家的优雅精致,却多了几分飒爽和英气,在贺儒风的眼中也更加具有吸引力了。

他忍不住舔了一下唇角,目光炙热地盯着不远处的窈窕女子。就连被他挡在前面的傅钰城都仿佛能够感觉到了他诡异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地挣扎了两下。

贺儒风当然也没有客气,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在傅钰城的膝弯上,傅钰城闷哼了一声不再动弹了。

冷飒冷眼看着这一幕并没有什么触动,只是淡淡道:“贺先生,又见面了。”

贺儒风笑道,“冷小姐能记得在下,真是倍感荣幸。不过…想要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更不用说…傅少这几天还给我找了不小的麻烦。所以,眼下这情况冷小姐也怪不得我。”

冷飒道:“贺先生说的是昭盛商会?那算什么麻烦?”

贺儒风挑眉道,“在冷小姐眼中,那不算麻烦吗?”

冷飒笑道,“贺先生不觉得,眼下才是你最大的麻烦吗?”

“哦?”贺儒风似乎有些不以为然,晃了晃手里的傅钰城道:“我还以为,现在这里是我说了算。”

冷飒抱着枪有些慵懒地靠着墙壁,“这显然是你的错觉。”

贺儒风微微蹙眉,“冷小姐不在乎这三个人的死活吗?”

冷飒道:“那得看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什么意思?”贺儒风盯着冷飒道。

冷飒悠然道,“如果贺先生需要的只是一点不轻不重的小条件,我就勉为其难在乎一下。如果贺先生想要提什么非分的要求,那你就请便吧。大不了,我把你剁了放在他们坟前当祭品。”

贺儒风愣了愣,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他一贯给人的印象是矜持优雅的,这样的放声大笑更是难得一见。旁边一些认识他的人都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冷飒也不着急平静地站在一边等着他笑够。

等贺儒风收住了笑,他目光定定地盯着冷飒道,“既然不在乎,冷小姐还专程来一趟做什么?”

冷飒微微勾唇笑道,“我若是不来,岂不是辜负了贺先生处心积虑的算计?”

贺儒风沉默了一下,忍不住轻叹了口气道,“我可以放了这三个人,保证不伤害他们一分一毫。”

冷飒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问道,“贺先生准备用什么来说服放了你?”现在不是你放不放人那么简单的事情。

贺儒风脸上的笑意淡去,盯着冷飒道,“冷小姐确实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但你觉得…就凭这样你就能够杀了我吗?”

冷飒道,“不试试看谁知道呢。”

贺儒风深深地望了她一眼道,“我明白了,冷小姐不是来救人的,是来杀我的。刚刚一直不肯现身,也只是为了引我出来吗?”

冷飒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笑容,问道:“贺先生,你说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吧?”

“怎么办?”贺儒风突然道,“先让我试试看冷小姐是不是真的不在乎,我们再谈怎么办。”

话音未落,贺儒风手里的手术刀就朝着傅钰城的手臂上划去。同时——“碰!”一颗子弹几乎同时擦过贺儒风的手臂,要不是他躲避及时只怕就直接打在了他手臂上。

但也正是这一躲,手术刀只在傅钰城的手臂上划了一条浅浅的口子。

不等贺儒风扬起得意的笑容,就见对面的冷飒手枪在手里转了个圈儿,平静地道,“贺先生不妨试试,你可以在他身上扎几刀然后顺利从我枪口下逃走。”

“我不会救他,他们身上有几道伤口,我就开几枪,逃脱了算贺先生命大。赌么?”冷飒将手枪插回了枪套里,慢条斯理地摆动起手中的长枪。

贺儒风的笑容有些僵硬了,他没想到冷飒竟然如此强硬不留情。

但同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更加剧烈起来,如果冷飒真的为了这几个人质就对他予取予求,恐怕他才会觉得乏味无聊。

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态度,才让贺儒风觉得眼前的女人越发的吸引人,他突然对傅凤城产生了一种刻骨铭心的嫉妒和仇恨。

不过现在,或许他更需要考虑的是该怎么全身而退。

就在贺儒风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徐少鸣已经带着人冲了进来。

看到眼前的对峙,徐少鸣毫不犹豫地朝着冷飒的方向走去,“报告少夫人,成功拿下工厂,共计歼敌二百五十七人,俘虏三十一人,我方重伤六人,轻伤二十七人,无一人阵亡。”

他们一共也只带了不到一百人,其中还有大半属于非南六省精英只是南六省布置在北方的普通特勤行动人员。

对于这个战损比,徐副官自觉十分满意。

“很好。”冷飒也十分满意,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贺儒风笑道,“贺先生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一定要来这一趟了么?”

贺儒风依然不明白,皱着眉头没说话。冷飒笑道:“我之前跟别人说过一次,现在也可以再跟贺先生说一次。我们来,就是为了让贺先生明白一个道理……精英和乌合之众,是有区别的。”

“乌合之众?”贺儒风声音有些阴森,他这样的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人轻视。

而现在,毫无疑问冷飒就是在轻视甚至是蔑视他或者说他们。

冷飒带来的这些南六省的人,同样也在轻视他们这个组织,虽然说对方占了武器装备的便宜,但用三比一的人员比例打出了二百五十七比零的战损比,堪称是当面打脸了。

这样比起来,说乌合之众简直都是一种抬举。

贺儒风眼神森冷地盯着冷飒道,“冷小姐,你确实很懂得怎么激怒我。”

冷飒道,“贺先生,我劝你尽快想清楚眼下该怎么办,你的时间没有你想象中多,我的耐心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好。”

贺儒风笑道,“好啊,那咱们就试试,有傅家两位少爷给我陪葬,也不亏。”

徐少鸣脸色微变,看了看冷飒却还是闭了嘴。

冷飒却半点也不着急,悠然道,“我不信呢。”

最新小说: 都市狂少 最强狂婿 逆道战神楚枫 最佳赘婿 全能娇妻炸翻了 春野小神医 无上杀神 妖魔复苏之开局继承圣主 模拟城市之打钱 天才狂医